起底李一男:身家10億 深陷508萬內幕交易

核心提示:“一流的人生,就是看著別人犯錯誤,自己不犯錯誤,吸取經驗教訓;二流的人生,是自己犯錯誤,自己吸取教訓;三流的人生,是自己犯錯誤,自己還不吸取教訓。我學習還不夠及時,目前還只是二流的人生。”

李一男最近一次公開亮相還要追溯到2015年的6月1日。當時,身為牛電科技創始人的李一男高調登臺,發布牛電科技首款產品—小牛電動車N1,李一男聲稱這是他“最后一次創業”。

當時有媒體問李一男“功名顯赫為何還老折騰”,李說:“做這樣的選擇是形勢所迫。”他還補充說,“一流的人生,就是看著別人犯錯誤,自己不犯錯誤,吸取經驗教訓;二流的人生,是自己犯錯誤,自己吸取教訓;三流的人生,是自己犯錯誤,自己還不吸取教訓。我學習還不夠及時,目前還只是二流的人生。”

當時的一席話,如今看來更像是一語成讖。

在這次亮相僅僅兩天之后,李一男因涉嫌內幕交易罪被深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至此再未出現在公眾視野。

時代周報記者發現,被抓當天,李一男的微博依舊在跟美團網的王興互動。而他43萬粉絲的微博,直到今年1月22日,仍以每日更新的頻率在“虛構”著李一男的存在。

關于牛電科技目前的經營情況是否會受創始人李一男被捕影響,牛電科技方面人士在電話中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暫時無可奉告。

3月16日,牛電科技官方微博對外表示:李一男因以往私人案件,正在配合司法部門調查與訴訟,目前仍能以適當方式參與公司重大事項的決策和運營,目前牛電科技一切運轉正常。

李一男被業內稱為“少年得志的技術天才”, 23歲進入華為,27歲成為華為最年輕的副總裁,曾被任正非親切稱為“紅孩兒”,被李彥宏視之為“全世界能擔百度CTO大任的三人之一”。

出走華為后,李相繼履職百度、中移動、金沙江創投,歷經港灣網絡、牛電科技二次創業,不過,李一男的事業軌跡,卻猶如拋物線般高開低走,一直難以復制其最初在通信領域的輝煌戰績和顯赫功名,但或許誰也沒想到,這條拋物線最終會因為李一男被刑拘而觸底。

事發或因舉報

根據檢方材料,早在2015年6月3日,李一男就因涉嫌內幕交易罪被深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李一男涉嫌內幕交易發生于其在金沙江創投任職期間。

檢方指控稱:李一男在2014年4月,通過其妹夫和母親的股票交易賬戶,滿倉武漢華中數控股份有限公司(300161.SZ),成交額達到1148萬余元,實際獲利508萬元。他還讓自己的妹妹同期購買該華中數控,成交金額在499萬余元,實際獲利有236萬余元。

“李一男之所以選股精準,是因為在華中數控并購重組的內幕信息敏感期內,與華中數控總裁李曉濤多次聯絡、接觸。”檢方指控材料如此描述。

據時代周報記者了解,李曉濤與李一男是華中科技大學校友,兩人同于1993年進入華為公司共事,李曉濤歷任干部部部長、研發管理部副總裁、公司高級副總裁,2012年5月,出任華中數控總裁,于2014年12月21日去職。

對于指控,李一男3月15日在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受審時否認自己內幕操作,稱與李曉濤私交一般,買賣華中數控是因為自己一貫的投資風格,也從未暗示過家人買入。

目前案件仍在審理之中。

據時代周報記者了解,李曉濤目前似乎并未因此事受牽連,有人向記者表示,因為李曉濤或并沒有從中獲利。

多位投資圈的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分析稱,“華為2008年一位一級部門總裁年薪都按千萬元計,何況是高級副總裁,按照常理來說,李一男本沒有必要通過內幕交易獲利。”

多位與李一男曾有過工作交集的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猜測,李一男此次出事是因為被舉報。

“李一男被舉報,有幾點可以斷定:第一,和華為沒有關系,他和華為那一頁早就翻篇了;第二,李一男的財富非常大,這點錢估計不是故意的,真的要做也是基金吧,那規模大多了;第三,李一男很可能沒有意識到觸及內幕消息交易了。”一位曾供職華為的人力部知情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分析稱。

被問及所謂“內幕交易”和舉報背后的內幕因由,深圳公安局一了解此案的經偵人士稱敏感時期不愿多談,僅向時代周報記者感慨道:“此人確實情商不高。”

資本投資博得10億元身家

1970年出生于湖南長沙的李一男,15歲便考入原華中理工大學(現為華中科技大學)少年班,1993年碩士畢業后加入華為。短短兩個星期后,因解決一項技術難題,李一男被破格聘為高級工程師,半年后,出任華為重要的中央研究部副總經理。

1997年,年僅27歲的李一男成為華為最年輕的副總裁。李一男在華為的火箭式上升,并不是因為靠關系,而是源于對技術的研究和判斷能力。

作為一個少年得志的技術天才,憑借過人的頭腦,李一男“吸睛”和“吸金”的能力自然不弱,甚至成為一股備受“熱錢”追捧的強勁勢能。這一點,從李一男的電動車產品仍未出世,就已經獲得GGV、IDG、紅杉、創新工場李開復、真格基金徐小平、明勢資本、梅花天使等多家明星機構5000萬美元真金白銀的投票便可窺一斑。

而據時代周報記者獨家調查發現,早在2013年,李一男的另外一段鮮為人道的投資經歷,便讓其斬獲頗豐,獲利近10億。

時代周報記者查閱到杭州新世紀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002280)在2014年7月4日發布的《重大資產置換及發行股份購買資產并募集配套資金暨關聯交易預案》,這份標的是數字天域的預案,6名自然人交易對象中驚現李一男。

根據預案,新世紀擬以重大資產置換、發行股份購買資產、發行股份募集配套資金的方式收購北京數字天域100%股權。

具體而言,就是數字天域100%股權預估值約為21.3億元,擬置出資產凈值預估值約為4.3億元,扣除分紅4280.00萬元,擬置出資產作價約3.9億元,兩者差額約為17.4億元部分,將向數字天域包括何志濤、李一男在內的11名股東發行股份購買,對應的發行數量約為13523.4萬股。發行價格為12.86元每股。其中,向李一男發行股票641.685萬股,占發行后總股本的2.28%。

成立于2002年的數字天域在移動互聯網圈有一個不少人都曾熟知的名字:好聯絡。2010年,中國移動互聯網真正意義上的“元年”,一些公司開始意識到智能機的爆發,積極開始嘗試智能機轉型,好聯絡就是其中的一家。

時代周報記者梳理新世紀預案公告、歷年財報以及數字天域工商資料獲悉,2012年9月,數字天域為引入行業優秀人才,增強公司董事會決策能力,引入李一男為公司股東。李一男合計出資284.67萬,直接持有數字天域4.745%的股份,是數字天域的董事。

另外,時代周報記者查閱到2014年新世紀的一份調研報告中指出,新世紀的商戶云搜索,也就是號碼黃頁3.0時代,將由李一男來主導。

2014年9月24日,新世紀重大資產置換及發行股份購買資產并募集配套資金暨關聯交易事項獲得無條件審核通過。同年12月17日,新世紀發布《重大資產置換及發行股份購買資產并募集配套資金暨關聯交易實施情況暨新增股份上市公告書》,相關資產重組正式成功。

時代周報記者通過全國工商管理系統查閱的工商資料不完全統計,李一男還持有易美云(北京)信息技術有限公司47.33%的股權并擔任董事長,擔任GRE VENTURE的投資合伙人,持有北京無限時空網絡技術有限公司4.17%的股權,持有北京悅學科技有限公司24.5%的股權。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預案》披露,數字天域的最大單一股東壹通訊香港,持有其37.472%股份,持有壹通訊香港100%股權的壹通訊控股背后,則隱藏著創投大鱷紅杉資本,持有壹通訊控股41.41%股權,風投公司光速創投持股34.41%,英菲尼迪持股15.17%, Sure Great持股6.5%,這些資本大鱷或為數字天域借殼上市的幕后推手。

數字天域借殼“新世紀”成功上市后,李一男持股641.685萬股,占比2.28%,躋身新世紀十大股東之列。

2015年3月,新世紀改名聯絡互動。該年4月份,聯絡互動實施2014年度權益分派方案,每10股派發現金股利人民幣2元,以資本公積金轉增股本的方式向全體股東每10股轉增15股。

截至2015年三季度,李一男共持聯絡互動1604.21萬股,持股比例2.28%。2015年12月16日,李一男于2014 年重大資產重組取得的聯絡互動股份12個月的禁售承諾解禁。令人吊詭的是,盡管2015年6月李一男就已處于刑事拘留狀態,但截至2015年12月31日,聯絡互動十大股東中已無李一男身影。

時代周報記者一時無法查證李一男所持聯絡互動股票的處置情況,但可以明確的是,自2015年12月17日起至12月31日之間,聯絡互動的股價均價在60元左右。李一男掌握的1604.21萬股票,當時價值高達9.6億元。

幾度沉浮

“他是少年班出身,被當成神童看,而且智商超群,才會折服任正非。”不愿具名的原華為的一技術部門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談道。

眾所周知,李一男第一次出走華為的時候位居高級副總裁。被任正非親切稱呼為“干兒子”的李一男為什么會出走?迄今仍然是一個謎。

華為前副總裁劉平曾在其回憶錄《華為往事》中所寫或可為參考。劉平談到,任正非再偉大,也曾有中國傳統的“父業子承”觀念。他一手創建的華為帝國最理想的繼承人就是他的兒子任平。

劉平在《華為往事》中寫到這樣一個細節:

“在李一男第一次向我透露他將離開華為的消息時,我吃驚地問他:‘你不是老板的接班人嗎?怎么會想離開華為呢?’”

李一男笑了笑,說:“哪里輪得到我呀。”以他的性格,他是不可能在任平的領導下工作的,所以只有早做打算。

上述華為前技術部門人士亦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內部流傳是和任正非兒子任平不合,應該是一山不能容二虎,直到任正非站出來說不定立接班人,以輪值CEO替代。

于是,2000年底,被業內認為是任正非接班人的李一男,拿著從華為股權結算和分紅的1000多萬元,赴北京創辦港灣網絡,成為華為企業網產品的高級分銷商。

在李一男離開之際,任正非的態度顯然是支持的,其在五洲賓館舉辦級別隆重的歡送會,要求公司高層悉數出席,期望港灣成為華為內部創業的典范。

不料,2001年,有“小華為”之稱的港灣推出路由器和交換機等產品,從華為的代理商變成競爭對手,業務沖突導致關系破裂進而難逃收購厄運。

2006年華為收購港灣時,任正非甚至用了四個字來形容這場勝利:“慘勝如敗。”

上述知情人士還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內部流傳的版本是,當時華為本要裁掉所有港灣員工,但李以自身為代價,保住員工。但重回華為后,李一男仍為副總裁,但在終端公司任虛職,掛名華為首席科學家,辦公室透明玻璃朝外,李感覺客戶來時看他如同觀動物園熊貓似的,并深感受辱,后來合同期滿便旋即離開。”

2008年10月,李一男出任百度首席技術官。在百度期間,其領導了百度“阿拉丁”等計劃的研發。2010年2月至2011年7月,李一男出任中國移動旗下無限訊奇12580 CEO, 2011年8月,李一男又以合伙人身份加盟金沙江創投,此后似乎一直沒有開創性的成績。

直至2015年,李一男聯合創辦智能電動車公司,出任牛電科技CEO,將其視之為自己的最后一次創業。李一男選擇的電動車行業,無疑是一個風口:在中國保有量2億輛,年銷售量1800萬的規模,養活了2000多家廠商,最大的愛瑪年銷量是250萬輛。

然而,作為一家光環閃耀的創業公司,牛電科技享受了光芒四射的福利,就意味著必須背負著外界的高預期和低容忍度。去年至今,電動車輪彀問題備受詬病。而小牛電動在去年6月完成的7200萬元的“眾籌神話”,實質上也是大多基于資本和粉絲對李一男個人的信任與支持。現在,暫時失去靈魂人物李一男的牛電科技,還能不能繼續吸引資本的青睞,仍是一個未知數。


 返回21財搜首頁>>

久久99热只有频精品6_在线成人视频_天天鲁夜夜啪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